临轩

懒 每日嗑糖
杂食 2.5次元
上学不在
写的文就是流水账
每周一更
灵感来了可能会两更
(渴望评论的眼神!)

〖雷安〗请收留我

#是年下 一发完
#收留小奶狗长大成了大狼狗的老梗
#我是ooc大户
#以上 开始👇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外面在下着很大的雨。隔着很远,传来马鸣声。
      男人急匆匆地从马上翻身跳下,溅了一靴子的泥水。
      一把推开门,男人将帽子摘下,挂在旁边的衣帽架上,雨水顺着他的脸流下,他抿紧了嘴唇。
      有人进来过。
      地上还有未干的泥脚印,延伸进了他的房间。
      他不动声色地从衣帽架后缓缓抽出那把剑,一步一步往房间走过去。
      房间的门大大开着,来人似乎一点都不顾忌是否会被发现。
      但是,还是不能掉以轻心。
      还没进门,里面便传出“噼里啪啦”的声响。
      突然想起房间里的那个东西,他想也不想冲了进去:“谁!”
      下一秒他就愣住了。地上是碎了一地的玻璃球的残骸。旁边的人背对着他跪坐在地上,穿着很大的斗篷。
      男人一把将剑丢开,心都要碎了。那是伯爵的女儿艾贝拉前几日送给他的生日礼物。要是让她知道了,自己还不会死个千遍!
      “你……!”男人气得掰住男孩的肩膀逼迫他转过头来,男孩眼睛里的泪水和无措的表情一下子展露在男人面前。
      接下来的话一下子就被噎了回去。男孩的眼睛是好看的紫色,此时此刻更是因为茫然而瞪大了眼睛,还有几滴呼之欲出的泪花。
      “……”男人很头疼,怎么会是个小孩子!还长得这么可爱!
      他扶额:“你是谁?怎么在我家?”
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男孩小心翼翼地开口,“我是姐姐的弟弟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好吧,你姐姐是谁?”
      “艾贝拉。”男孩低下头。
      ……我怎么没听她说过她还有个弟弟?!
      男孩似乎是知道他在想什么,连忙解释道:“因为我犯了错,姐姐和爸爸把我关在屋子里不给我饭吃,我逃出来了。”
      看起来这么小的孩子……!就因为犯了一个错误,被关监禁?
      “你多大了?”男人顿时心生怜悯,轻轻摸了摸男孩的头发。
      “15岁。”
      ……这孩子怎么看也就12、13岁的样子,居然都15岁了?家里不给他好好吃饭吗?为什么以前去伯爵家的时候,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这个孩子?
      “你是姐姐的朋友吧?”男孩突然抬起头来,紧紧地攥住他的衣襟,“你可以帮我吗?”
      “我可以为你做什么?”
      “你可不可以……收留我?”
      ?!?!开什么玩笑?他平时忙到不行,哪有时间照顾这样一个小屁孩?虽然他真的很可爱。
      男孩见他不语,慌了:“我……我很听话的!我会做家务!我也会做饭!”
      男人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:“真的?”
      男孩即使穿着硕大的斗篷,也掩盖不住他瘦弱不已的身子,此时此刻一双紫色的眼睛带着呼之欲出的眼泪看着他,他承认自己心软了。
      “嗯嗯!”男孩不住地点头。
      “哎……好吧。那就先住几天吧。先说明一下,我很忙的,很多时候回不来。如果哪天实在需要的话,我会把你送回去,好好和他们讨论一下这件事的。”他看着男孩的眼睛,说道。
      男孩犹豫着点点头。
      男人站起身来,向他伸出手来:“那么,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     “雷狮。”说着男孩将手伸出来,搭上他的。
      男人露出微笑,将男孩扶起来:“你好,我叫安迷修。”


      安迷修忙完了今天的事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过了。他了一眼墙上的钟,突然想起家里还有一个人来着。
      “糟了,把他给忘了。”安迷修说着加快了收拾的速度,出门上马径直便回了家。
      刚打开家门便发现自家变干净了许多。平常自己都是半夜回家洗漱完之后倒头就睡,第二天又起个大早去办事处,根本就没有时间收拾家里。
      本以为昨天那个小鬼只是为了让他收留自己才那样说的,没想到还真的挺……贤惠?
      “雷狮?”他叫道,下一秒雷狮就从厨房里钻了出来:“我在这里。”
      “这么晚了你还不睡觉?在厨房里干嘛?”安迷修取下帽子挂在衣帽架上,走过去。
      “我在想给你做什么好吃的。”
      “不用了,”安迷修摸摸他的脑袋,“回去睡吧。”
      “可是,我睡哪?”
      卧槽,居然忘了只有一张床!
      “你……洗澡了没?”安迷修问。
      “啊,洗了。”
      “那先……和我挤一晚上吧,没有多的床了。”
      他看见小孩眼睛里闪出一道光,但马上又消失殆尽:“好吧。”
      半夜的时候,安迷修还是睡不着。他真的很不习惯有个人睡在他的身边,而且这次还是个那么小的小孩!
      不行,明天必须买床了。
      “安迷修?”他听见小孩小声叫他的声音,但他没有说话。
      “……安迷修?”他正想听他想干嘛,结果腹前就滑出来一双手。
      ?!?!他瞬间凝固,不敢动弹。
      但那双手只是在那里放住了,没有任何的动作。
      小孩应该是害怕吧。他心想。
      腹前的那双小手传来温温热热的触感,很舒服,他想着想着,就睡着了。
      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,小孩的手还放在他的腹前。他轻轻地将小孩的手移开,放回枕边,掖好被角,下了床。穿好衣服后,他悄悄地离开了房间。
      他关上门的瞬间,雷狮睁开了眼睛,从床上缓缓坐起,盯着自己的双手,再盯着关上的房门,勾起微笑。


      “雷狮?”安迷修轻轻地推开门,房子里静悄悄的。他本想给雷狮一个惊喜,但他现在好像不在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      “Hello?”
      房间里还是没有声音。
      “这小孩跑哪去了?”他放下帽子,将给雷狮的礼物放在桌子上。“在睡觉?”
      他走到房间里,发现被子被叠得整整齐齐,连床单一点都不皱。
      亏他今天还回来得那么早,就是想陪他玩一会儿。
      他一下子扑到床上,盯着天花板想事情。想了不知道多久,他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。
      他是被脸上的一阵瘙痒弄醒的。一睁眼就看见了雷狮的头在他眼前,一只手撑在他的脑袋旁,另一只手轻轻地在他的脸上摩挲。
      他的眼神很是专注,导致安迷修隔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:“你在干什么,雷狮?”
      雷狮仿佛是才反应过来,迅速将手收了回去,侧过头:“没什么。”又将脑袋往回转了转,侧眼看他,“你长得真好看。”
      “啊,噢,谢谢。”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地伸出手,在他刚刚摸的地方轻轻挠了挠,很痒,“你也长得很好看。”
      “嗯。”说着雷狮就要下床。安迷修一把抓住了他的手:“你去哪了?”
      “我……我和邻居家的小孩玩了会儿。没想到你这么早就回来了。”
      “今天特意请了假早退,想回来陪陪你。”安迷修微微笑道。
      他似乎又看见了雷狮的眼睛里闪耀出了某种光,再转过头来的时候便已经恢复如初:“桌子上的东西,是给我的吗?”
      “你说那个海盗船?对,是给你的。”
      “你知道我喜欢什么东西?”雷狮轻轻问道。
      “呃,其实也不是知道,是猜的。上次你打碎的那个水晶球里,就有海盗船。”
      “噢……谢谢你。我很喜欢。”
      “喜欢就好。对了,我买了一张床,待会儿可能就到了。今晚就可以单独睡了。”安迷修拍拍他的肩膀。
      “你不喜欢和我睡吗?”雷狮突然抬起头来,情绪的波动都写在了眼里。
      “啊不是……”安迷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,“我只是习惯一个人睡而已,两个人,不太习惯,会睡不着。”
      雷狮轻轻点头:“好。”
      安迷修怎么看他都觉得他是生气了,但他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他:“那个,雷狮,你如果想挨着我睡的话,也不是不行……只是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只是什么?”
      “你要好好洗澡。”
      安迷修承认他非常清楚地看到雷狮抬高了头,盯着他,似笑非笑的样子:“好啊。”
      ……总觉得好像把自己卖了。


      安迷修自从那次过后,每天都尽量早回家,办事处里的朋友都在笑他是不是偷偷养了个小媳妇。他无奈地笑笑,自己好像确实养了个小媳妇在家。
      “雷狮,今天有客人要来。”安迷修脱掉外套,说道。
      “是朋友?”雷狮停下了正在抹桌子的手,抬起头来问道。
      “嗯,处里的朋友。”
      “要做饭吗?”
      “他们过来喝喝茶。可能,呃,今天晚上我回来不了。”安迷修略带抱歉地说。
      “你们要去哪?”
      这臭小鬼怎么管这么多?“去外面喝酒。”
      “不许去。”安迷修的话音刚落,雷狮迅速接上他的话。
      “啊……?为什么?”
      “你的酒量不好,就别去了。”雷狮转回头,继续擦着桌子。
      “你怎么知道我酒量不好?”安迷修懵了。
      雷狮不说话了,继续擦着桌子。
      “……好吧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安迷修妥协了。
      他看见雷狮的嘴边似乎勾起了一个胜利的微笑。
      什么东西嘛……这小鬼,怎么管得这么宽!
      “你上次,在我家里的时候,喝了一杯就不行了。跳上我家的桌子,非要拉着爸爸一起跳四小天鹅。”雷狮突然开口。
      “……?”居然还有这档子羞耻的事吗?他怎么不知道?
      “最后是姐姐送你回来的。”雷狮将抹布换了一面,继续擦,“又笨又傻又蠢,真不知道姐姐到底喜欢你哪点。”
      什么?他又笨又傻又蠢?他可是……啊不对,什么?他姐姐喜欢他?那个傻白甜艾贝拉喜欢他?
      “呃……你刚刚说,艾贝拉喜欢我?”
      “是啊,”雷狮收起抹布,看向他,“全世界就你这个傻子不知道了。”
      那他之前还打碎了艾贝拉给他的那个玻璃球!他真的完了!
      “好了,我去烧水。”雷狮向他笑笑,“他应该快来了吧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哦。”
      几分钟后,安迷修去开门。门外的人一见到他便非常开心地和他拥抱。
      “哟安哥!”那个人在安迷修的腰上摸了一把,“这就是你偷偷养的小媳妇吗!”
      安迷修打掉他的咸猪手,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看见雷狮正在倒水的身形顿了顿,转过头去给了那人一拳:“别瞎说。那是我朋友的弟弟。”
      那人走过去,撩起雷狮遮眼的刘海:“哎哟!小朋友长得挺好啊!”
      下一秒,雷狮的热水浇到了那人的腿上,他一字一句地说:“别,碰,我。”
      那人被烫得直跺脚,安迷修赶紧从冰箱里找了冰块递给他:“你没事吧?”
      “哎哟小朋友,你手这么滑的吗……”那人疼得龇牙咧嘴,“就算是叔叔这么皮糙肉厚的,也遭不住你这样折腾啊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啊哈哈哈哈,他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啊。”安迷修连连道歉,转过头看向雷狮:“雷狮,快给叔叔道歉。”
     雷狮看了他一眼,一言不发,转身便进了房间。
      “啊哈哈哈哈你先拿着冰敷一敷,我去跟他说说。”
      他走进房间,关上门,看着雷狮背对着他坐在床上,走过去,坐在他旁边,侧过头看向他:“雷狮?你怎么了?”
      雷狮盯着前方,不语。
      “你心情不好吗?”
      雷狮还是不说话。
      “你告诉我,你怎么了好吗?我或许可以帮到你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我不喜欢。”雷狮突然开口道。
      “啊?你不喜欢那个叔叔?”安迷修有些懵逼。
      “他碰了你的这里,这里,和这里。”雷狮指向安迷修的头,肩膀,和腰。
      ……安迷修突然觉得有点好气又好笑,他之前怎么没有看出来雷狮这么幼稚?他还觉得雷狮比正常的同龄人表现得太过成熟了点,看来并不是这样。
      “就因为这个吗?”安迷修问。
      “‘就因为’?什么叫‘就因为’?你觉得任何人碰你的这些地方都很正常吗?”雷狮转过头来,看向他,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反正我看不惯。”
      安迷修察觉到今天的雷狮很不对劲:“……雷狮,你到底怎么了?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 “你是不是想回家了?我可以送你回去。”
      雷狮听见这话,腾地站起身来,俯视着他:“……安迷修,我他妈的就是个傻逼。”说完冲出了房门。
      安迷修更加懵逼了,他第一次听见雷狮说脏话,而且骂的对象,居然还是他自己?
      “诶雷狮……”


      安迷修有察觉到雷狮最近很少和他说话了,连眼神碰上了也会避开。
      他一直很努力地想要和他聊聊天,可是雷狮每次都是清一色的“嗯”“哦”“啊”,一个多的字都不给他。
      “雷狮,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?”安迷修终于忍不住了。
      “……安迷修啊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!!原来你还记得!!”安迷修感动得都要哭了,“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叫什么名字了。”
      他成功地接收到了雷狮的一个白眼。
      “雷狮,你今天终于说了超过两个字的话了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雷狮抬起头来看着他,良久终于露出一个笑容,“傻子。”
      “诶诶?雷狮,不可以骂人的哦。”
      “傻子。”
      “雷狮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傻子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
      门铃被按了很久,雷狮心想着安迷修这个傻蛋是不是又忘了带钥匙,从床上起来去开门。
      刚一开门,上次那位大叔和他对视了三秒之后,雷狮毅然地关上了门。
      “诶诶小朋友你别先关门啊……你家安哥喝醉酒了,我把他带回来了。”大叔使劲地撑住门,说。
      说罢雷狮便打开了门,将大叔背上醉得一塌糊涂的人一捞,一拽,一扯,再将门一关,“……谢谢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小朋友你是在跟我说话吗?”大叔在门那头喊。
      “不是。”雷狮的扶着安迷修走进房间。
      雷狮将安迷修在床上躺好,打算给他找点醒酒药。但谁知这傻蛋平常都不准备这些东西的,雷狮翻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出来。
      “雷狮?”他转头,看见安迷修躺在床上,脸红扑扑地看着他。
      雷狮做了个深呼吸,走到他旁边:“你醒了?感觉怎么样?头疼吗?药在哪?”
      “嘿嘿,我挺好的,不疼。”安迷修乖巧地用被子遮住一半的脸,只露出一双眼睛笑眯眯地看着他。
      “为什么要喝酒?”雷狮坐到床边,问。
      “不开心。”
      “有谁惹你生气了吗?”
      “唔,也不是生气了。今天我碰到了你家的人。”
      雷狮眉头一紧:“他们怎么了?”
      “他们在找你,特别着急的样子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然后呢?”
      “我就在想,要不要把你送回去。”
      雷狮想说点什么,但是安迷修继续说了下去:“可是我又不想让你回去。这是为什么呢?明明我一点也不会带小孩子。你又聪明,又自律,比任何小孩都要棒,我不想把你还给他们。”
      “安迷修……”
      “但是雷狮,你好像必须得回去一趟了。”
      “他们很想你。”安迷修露出微笑。
      雷狮的手轻轻扶上了他的脸,盯住他的眼睛,说:“好。”
      但是他俩都知道,这一去,可能就回不来了。
      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,安迷修勾起微笑:“去吧,雷狮。”
      雷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将自己脖子上的星星项链摘下来,放进安迷修的手里。
      “收好它。下次我回来的时候,我来找你要回它。”雷狮盯住他的眼睛,说。
      “好。”安迷修眨眨眼睛,“雷狮,可以抱抱我吗?”
      雷狮顿了顿,张开双手拥上去。
      雷狮的碎发在安迷修的脸上扫过,弄得安迷修心痒痒的,然后雷狮听见安迷修说:“雷狮,可以亲亲我吗?”
      即使是还在醉着,安迷修都觉得这话说得羞耻。雷狮还是个小孩子,虽然他承认自己对雷狮动了歪心思。
      但是雷狮深吸了一口气,虔诚地吻了下来。只是在他的唇上碰了碰,浅尝辄止。
      安迷修笑了:“再见,雷狮。”
      “再见,安迷修。”


      安迷修醒来之后,将星星项链放进了玻璃球里。每天都会对着玻璃球看个很久。
      再过了几个星期,安迷修辞掉了工作。于是他每天就在家里,抹抹桌子擦擦地,每天的家里都很干净。
      日子过得又快,但又慢。
      他去过邻居家问邻居家的小孩,有没有和雷狮玩过。但是大家都说,没有见过这个人。
      那么雷狮上次就是对他撒了谎。他那次到底去哪里了呢?
      好像,现在也不重要了。
      安迷修回到家后,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床上侧躺着还吃着棒棒糖的人,地上照例还是碎了一地的玻璃球。
      “回来了?”那人从床上坐起,手上拿着本该在水晶球里的星星项链,看着他笑眯眯地问。
      “你你你你……”安迷修指着那人,语无伦次。
      那人伸出一只手来抓住他那只不安分的手,笑道:“怎么,过了三年就不认识我了?”
      “雷狮!你怎么会在这儿!”安迷修终于回过神来,挣扎着说。
      “我为什么会在这儿?”雷狮作思考状,“啊,我想起来了,我又被监禁了,于是又逃出来了。”一脸无辜。
      “那你来我这里干什么?”
      “因为只有你愿意帮我呀。”雷狮带着笑意的紫色眼睛紧紧地盯住安迷修,伸出舌头来,在他抓住的那只手上轻轻地舔了舔。
      这一动作惹得安迷修脸红到爆炸,连忙更加努力地挣脱:“谁……谁说我愿意帮你了!”
      “你的眼睛是这么说的。”雷狮轻笑,“它好像在说,快投入我的怀抱吧。”
      “你……你混蛋!快点放开我!”安迷修的眼眶被急得红红的,欲哭无泪。
      “呀,你没有反驳呢。”雷狮缓缓凑近,“那么,你愿意收留我吗?会做家务会做饭,这次还多了一项服务,我还可以暖床哦。”
      “流氓!快点把我放开!”眼看着雷狮的脸越来越近,安迷修使劲把头往后仰。这臭小鬼,以为自己长得高了不起啊!
      “这次你收点钱吧,我肉偿?”雷狮撩起安迷修的一撮头发,“还记得吗?我今年18岁了。”
      “那又怎yang……唔唔唔!”安迷修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堵住了嘴唇。
      那是一个极其霸道的吻,仿佛像是要抽干他,诉说这六年来的无限的,隐忍的爱恋。
      安迷修甚至忘记了挣扎,眼睁睁地感受着雷狮将舌头伸入了他的嘴里,雷狮抬起头来,轻轻喘气,额头抵住他的,“笨蛋,接吻时要闭眼睛。”
      鬼使神差地,安迷修闭上了眼。他听见了雷狮的轻笑:“承认吧,你喜欢我,安迷修。”
      我可是从第一次在家里看见你的时候,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你了呢。
      “……混蛋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篇雷安证明我还活着!(跪
辣鸡写文,车在考虑要不要写
希望能喜欢(´▽`ʃƪ)

评论(3)
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