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轩

懒 每日嗑糖
杂食 2.5次元
上学不在
写的文就是流水账
每周一更
灵感来了可能会两更
(渴望评论的眼神!)

枷锁09

[这周real大粗长!]
[轻微安雷预警!]
[维德和雷狮只是很单纯的好朋友(认真脸)]
     雷狮恢复得很快,几日后他已经好得差不多了。某天晚上刚吃完饭,他正想下床,维德突然推门而进,脸上挂着笑容:“雷狮,我们去外面逛逛吧?”
      雷狮愣住了,问道:“外面?”
      维德点点头:“对,就是几里外那条街,是一片闹市,到了晚上很多人的,”他走到日历旁停下,然后指着上面大大的“18”说,“而且今天刚好有节日,会很热闹的。”
      雷狮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才猛然发现,他已经在这儿住了好几个星期了。不知道卡米尔他们现在怎么样了……
      “雷狮?”察觉到雷狮在走神,维德小声地叫了句,雷狮才反应过来:“啊……怎么了?”
      维德又重复了一遍,“你想去吗?”
      嗯……?人类……的世界吗?
      他很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,但是他还是有些顾虑,缓缓问道:“没有关系的吗?”
      维德知道他是在指自己显眼的、巫师特有的尖耳,他点点头:“没关系的,把帽子扣上就行了。还有,今天晚上大家都会戴着面具上街玩,没有人会认出来你是谁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好。”
      维德递给他一个精致的鎏金花纹面具,说,“戴上吧,戴好我们就出发。”
       这面具的做工很是细致,可以看得出工匠的用心。他轻轻抚摸着面具上黏着的金色流苏,将它缓缓戴上。
      今夜,就好好享受一把吧。
      维德走在离他不到一米的前面,他们之间牵着一根长长的绳子。据维德解释说,怕雷狮走丢了又找不着路所以才牵上的。
      雷狮无奈地笑笑,路上那么多人,稍不注意把人家给绊住了可怎么办。
      街上人山人海,果真如维德所说,大家都戴着不同的面具,没有人会认出他来。
      只是他这紫色的眼睛,希望可以很好地融入夜色中。
      不远处是一条很长的江,江上稀稀少少地停着几艘渔船。有温暖昏黄的渔火在江上闪烁。从不知何处传来一阵阵悠扬的笛声,伴着旁边高楼上不时传来的笑声,还有不知哪家小孩跑过去的嬉笑声 。雷狮心中一阵心悸。
      周围是各种各样的小摊,摊主门提着声音吆喝着客人,摊上摆着五花八门的东西,看得他险些花了眼。
      直到绳子被扯住了,他才回过神来,几米外维德转过来看向他,人声嘈杂他也只能辨认他的嘴唇在动: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  他摇摇头,赶紧跟了上去。
      “你想吃刚刚那个东西吗?”维德问道。
      “嗯……那是糖画吗?”
      维德显然有些惊讶:“啊,是的,我没想到你居然认识这东西。”
      “我们那里也有这东西……不过长得不太一样罢了。”
      “你想家了?”维德突然问道。
      “没有,”雷狮飞快回答道,“我才不可能想回去。”
      “你应该不只是和家人闹矛盾了吧?”雷狮本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,但不知道今晚维德这小子为何智商变高了,但他也不得不承认:“……嗯。”
      维德似乎叹了口气:“雷狮,虽然我们才认识没多久,但我已经把你当做很好的朋友了。”他转过来定定地看着他,“我希望你能把事情都给我说,我不希望你憋在心里。”
      该死……雷狮飞速撇过头:“我知道。”
      “嗯。”维德又转回了头,“我不勉强你。你什么时候想告诉我的话,请一定告诉我。我虽不能为你承担什么,但是至少说出来会好受点。”
      “知道了,闭嘴,臭小子。”
      雷狮小心翼翼地拿着那一块龙飞凤舞的“RAY”型糖画,正琢磨着该从哪边下口,突然一人飞快地从他旁边经过,顺便还蹭掉了他的糖画。
      雷狮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糖画“啪叽”掉在了地上,眯着眼想看清罪魁祸首是谁,那人却在他面前蹲下将它捡了起来:“啊,好像不能吃了呢。”
      雷狮正想说什么,那人又继续说道:“这位美丽的小姐,在下很是抱歉。在下帮您重新买一个吧?”
      啪。雷狮听见自己的拳头响了一声,旁边的维德已经忍不住“噗”了出声,那人才茫然地看向他:“啊?”
      “老子,是,男,的。”雷狮听见自己带有怒意的声音响起。
      周围响起了哄笑声,那人旋即手足无措起来:“啊这位美丽的先生……啊不对这位帅气的先生!真是非常抱歉!”
      “呵呵。”雷狮将手中的红线使劲一扯,维德一个趔趄到了他的身边,“维德,我们走。”
      雷狮扯着维德从那人旁边经过,肩膀挨着时他还不忘狠狠地撞了下那人,他又听见了那人带着笑意的低语:“先生你拥有着一双……非常美丽的紫色眼睛啊。”
      ……变态!

评论(5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