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轩

懒 每日嗑糖
杂食 2.5次元
上学不在
写的文就是流水账
每周一更
灵感来了可能会两更
(渴望评论的眼神!)

枷锁08

      “你醒了?感觉还好吗?”雷狮从昏迷中悠悠转醒,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在他的脑袋上方关切地看着他。
      第一反应竟是,居然没死。
      “感觉还……不错。”雷狮勾起一个微笑。
      那少年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,也回应了一个大大的微笑:“那就好。”
      雷狮看向周围的环境,看摆设应该是这个少年的房间。这个少年看样子很喜欢物理学,在墙上画满了物理图示和公式。
      “噢对了,你一定很渴吧?”那少年突然站直了身体,慌忙地去找杯子,模样有些可爱。
      雷狮抿了抿嘴唇,笑着看向他:“你别着急,慢慢来。”
      那少年出去了一会儿,进来在他床边坐下,小心地将水递了过来。雷狮躺在床上看着少年笨拙的样子,有些无奈地笑了笑:“那个……你可不可以……扶我一下?我的手还有点痛。”
      少年立即“噢噢噢”地叫起来,伸出手来小心翼翼地将雷狮扶起,随即将水递给雷狮。
      雷狮低下头静静地喝着水。水有些温热,想必少年将烧得滚烫的水进行了稍微的冷却吧。
      一边喝着,一边听到那少年犹豫着开口:“那个……我叫维德…”
      雷狮看向他,微笑着开口:“你好,我叫雷狮。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      那少年立马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,然后又挠了挠头,傻傻地笑了笑。
      “我猜你想问我为什么会受伤倒在河边是吗?”
      “啊……是的,嘿嘿。”
      “就……和家里人闹了矛盾,我逃出来了。”雷狮看向窗外,缓缓开口。
      “闹矛盾了吗……那你还想回去吗?”维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 雷狮的心揪痛了一下,他快速回答道:“不想。”
 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  “因为这个矛盾闹得实在是太大了,我永远都无法弥补。回去了也是徒增麻烦。”
      “看来是很大的矛盾啊……”少年点点头,又道,“那……你是巫师吗?”
      “嗯对啊……”雷狮苦笑,“我是巫师中最没用的那个。”
      维德却突然沉默了,雷狮疑惑地看向他:“你怎么了?”
      “……我父母就是被巫师给杀掉的。”
      雷狮突然噎住了,不知该如何开口,“啊……抱歉……”
      维德却突然伸出手来紧紧地抓住他的手,眼角有些泛红,连声音也有些颤抖:“你们巫师……都是好人吧?我知道的,那些杀掉我父母的人都是被种族抛弃的巫师,但你们一定一定……是很好很好的人吧?你们的君王一定是很优秀、很高尚的人吧?”
      他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,明明整个人都在发着抖,声音却是无比的坚定,雷狮想起了如今的君王,残暴成性,整日以虐待为乐。
      但他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:“对,巫师们都是很好的人,我们的君王……是位很优秀很优秀,很高尚很高尚的人。”

评论(3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