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轩

懒 每日嗑糖
杂食 2.5次元
上学不在
写的文就是流水账
每周一更
灵感来了可能会两更
(渴望评论的眼神!)

枷锁07

      “大哥你终于醒了啊。你看,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?”雷斯刚刚从梦中醒来,就看见卡米尔坐在自己的床边,歪着头看着他,心情似乎十分愉悦。
      一睁眼,便看见卡米尔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玻璃罐轻轻地摇着,看不见里面是什么。
       “什么东西?”雷狮问道。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      “你闻闻。”卡米尔揭开一个小口子,小心翼翼地凑到雷狮鼻边,“别洒出来了哦,这很珍贵的。”
      雷狮皱着眉头闻了闻,随即一大股浓郁的腥臭味钻进他的鼻腔:“这是……咳咳!”他开始猛烈地咳嗽,“这是血?”
      “没错,是血的味道。”卡尔嘴边勾起了微笑,“大哥,这是为你准备的哦。”
      “你疯了吗卡米尔?!”雷狮一把推开那个,是个黑色的罐子,低吼着,“快拿走!我不需要!”
      “大哥别这样啊……我可是准备好久了呢……”卡米尔连忙护住那个罐子,仿佛什么珍宝似的,小孩般地嘟嘟嘴,“既然大哥不肯,那我就……只好硬上咯。”
      话音刚落,卡米尔便伸出手来,猛地钳住他的下巴,逼迫他张开嘴。雷狮被捏得痛极了,但仍然死咬着嘴唇不松口。
      “啧,大哥真是,一点都不听话啊。”卡米尔有些不耐烦地道,下一秒便更加用力地掰住了他的下巴,举起那个黑色的罐子仰头猛地一灌。
      雷狮只觉得下巴都要被捏碎了,他奋力挣扎着,但下一刻卡米尔的脑袋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,并且贴上了他的嘴唇。
      他惊恐极了,一瞬间忘记了紧紧地咬住嘴巴。卡米尔得以趁虚而入,舌头灵活地在他的口腔中打转。
      直到口腔中传来火辣辣的血的味道,雷狮才突然回过神来,奋力推开卡米尔。但卡米尔的力气却大得惊人,另一只手钳住他的双手,甚至还闭上了眼享受起了这个充满血腥味的“吻”。
      雷狮这才发现,卡米尔已十分健壮,再也不是儿时瘦小的那个卡米尔了。他看见卡密儿清晰的锁骨,以及手臂上颇为明显的,他也不想承认的……肌肉。
      血早已全部流入了雷狮的体中,他感觉全身都在泛着恶心,忍不住想要呕吐。卡米尔这时才离开他,饶有兴致地舔了舔嘴唇,声音是沾染了某种东西的磁性:“唔,血腥味太重了,都没有尝到大哥的味道呢。”
      雷狮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了,血液浓郁的味道让他无法思考其他事情。
      他十分压抑地喘着气,刚刚被夺走了呼吸,但大口吸气只会加剧他的呕吐感。
      “好了,你现在就只需要好好地睡一觉了。”卡米尔满意地微笑着从他的床上退下,“可别吐出来了,那可是很好很珍贵的东西呢。”
      卡米尔走之后,雷狮连忙冲到洗漱台边干呕起来。但那些血液早已融入了他的胃中,他除了一点胆汁以外,什么也吐不出来了。
      这是人类的血,只要巫师一族喝掉人类的血,法力便会在短时间内大大提升,不必做任何训练。
      但同时这种方法也是一种禁忌,四大种族虽算不上友好,但互不干涉,互不侵犯,更别提去杀掉他族的族人。
      但卡米尔,一定杀掉了那个人。
      但他从哪儿去找现成的人类?
      雷狮低下头思索着,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      “你……有……的人吗?”
      “他……什么名字?”
      “……巫师吗?”
      卡米尔神秘的微笑在他的眼前无限地放大,愈加狰狞,他只觉得自己又要被卡米尔折腾疯掉了。
      他,真是个恶魔。
      而那个人类少年留给他的,却全都是天使般阳光的微笑。
      在逃出去的那天,他靠着仅剩的力气拖着负伤严重的身体逃到了边界河边。但似乎他的运气很不好,河上的那座桥因几星期前的暴雨被冲垮了。
      他无奈地笑笑。看来,连上天都不愿意帮助他啊。
      他靠在河边的大树上,用那只未受伤的手捧了捧水清洗伤口。他撕下衣角,小心翼翼地缠在伤口上。
      太阳穴在剧烈地跳动,但他感觉自己快睡过去了。他感到自己眼前的东西都变得模糊了,气息越来越微弱。
      他彻底晕过去前,只听到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模模糊糊地喊着什么。他张了张嘴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      抱歉啊,可能不能再回应你了。

评论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