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轩

懒 每日嗑糖
杂食 2.5次元
上学不在
写的文就是流水账
每周一更
灵感来了可能会两更
(渴望评论的眼神!)

枷锁06

【我承认自己偷懒了一周(快滚】
      雷狮从床上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,从昨天下午一直睡到现在,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。床边的桌子上仍然摆着昨日卡米尔留下的饭菜,现在都已经凉透了。
      他从床上起身,到卫生间洗漱,一边慢吞吞地刷着牙,一边看着镜子里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自己。脸色憔悴不堪,眸色也比以前暗沉了许多。
      他坐回了床上,双眼无神地盯着前方。又留意到了桌子上的那张照片,他将它拿过,低下头静静地端详。
      “你们不许欺负卡米尔!”年幼的雷狮冲到卡米尔面前将他护住,但自己的声音有一些颤抖,“快滚开!”
      冲上就去的结果是被狠狠地揍了一顿,但对方显然也挂了彩,逃走了。雷狮回头,卡米尔蜷缩在角落发抖,空洞的双眼间不断冒出眼泪。
      雷狮丢下那一截木棍,深深地吐了一口气,拖着沉重的身体缓缓地走过去,将卡米尔紧紧搂进怀里。
      脑门上的伤口还在汩汩地流着血, 顺着雷狮的脸流向下巴,滴在卡米尔的脸颊上。雷狮连忙抚上卡米尔的脸,将那滴血擦去,看着他的眼睛轻轻说道:“卡米尔,不要怕,他们都被我打跑了,别怕,别怕。”他轻柔地拭去卡米尔的泪水,理了理他被泪水沾湿的头发,温柔地说:“卡米尔,我会保护你的,永远都会。那些欺负你的人都该死。我会一直在你身边,这辈子都不会娶任何女人,我只会保护你一个人。”
      卡米尔没有说话,只是攥着他衣角的手紧了紧。
      幼小的少年诉说着他的承诺,在那条阴暗潮湿的巷子里。那天之后,似乎有些东西开始在慢慢地发酵了。
      卡米尔比以前更粘他了。在卡米尔被传授学术时,他总是让雷狮寸步不离地守在他旁边。只要雷狮稍微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,他便会一言不发地盯着雷狮的眼睛,直到雷狮妥协。
      可对于巫师继承人的受教,是不允许有旁人的。怕被打扰,也怕被别人偷偷学习。受教的老巫师们只好让雷狮待在旁边的安有一面单向玻璃房间里。
      每天卡米尔学完当天的课程后,都十分开心,喜悦之情都写在了脸上。
      每天雷狮都会和卡米尔在一起,在卡米尔睡着之后,雷狮会偷偷地在休息室里锻炼体能。
      他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,到现在也没有。
      但还是他,先违背了那个承诺啊。
      卡米尔一天比一天强大,这是旁人都感受得出来的,雷狮一直在他旁边,但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远。他感觉自己不再被需要了。
      卡米尔的性情愈加暴躁,越到成年,对权力的渴望愈加浓烈。但同时他也保持着那一份纯真,极端的情况下,衍生出了双重人格。
      他实在受不了卡米尔的恶劣行为了。虽然卡米尔从来没有像对待奴隶一样对待他,但他真的无法忍受卡米儿对下人的残忍。
      每日的鞭打,每日的掌掴,当雷狮每日看见那些下人血肉磨糊的身躯,他都恐惧不已。他的卡米尔绝不是这样的,一定是有什么环节搞错了。
      是他自己吗?他无数次地告诉过卡米尔,如果以后成为了高贵的人,便再也不用担心温饱问题和自己亲人性命的问题。再也不用被人踩在脚下,那些曾经欺负过你的人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。但他没有想到,卡米尔会这样去争夺权力。
      或许,他真的错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两年前,雷狮出走后三个月。卡米尔坐在自己的宝座上,一脸玩味地看着殿堂里跪着的那些人。
      “哦,都是老朋友啊。十年没见了吧?” 卡米尔漫不经心地玩弄着自己的手指,微笑着向殿内的几个人看去。
      “啊,是啊,卡米尔大人。都十年了呢,不知卡米尔大人有什么事吗?”为首的那人一脸赔笑着搓了搓手。
      “没什么事,就是叙叙旧。”那几人的神情放松了下来,卡米尔继续道,“让我想想,十年前,你们都碰了他的哪里呢?”卡米尔缓缓地说,仿佛在问一件无关紧要的事。
      几人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。
      “啊,想起来了,左手,右腿,小腹和右脑门。”
      “卡米尔大人……”几人的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,“那个,请您原谅我们当时的无知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原谅?也不是不可以。”卡米儿停止了玩手指的手,向前探出点身子,微笑着吐出下面的话。
      他的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,但整个人的神情却像一只毒蝎。
      “那么,就在地狱中获得神的宽恕吧。”
      一瞬间惨叫声溢满殿堂,卡米尔已经站起身来离开。
      “记得哦,左手,右腿,小腹和右脑门。都乖乖拆掉哦。”
      那是来自地狱的神谕。
      “是。”在门口守着的几人应道。

评论(11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