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轩

懒 每日嗑糖
杂食 2.5次元
上学不在
写的文就是流水账
每周一更
灵感来了可能会两更
(渴望评论的眼神!)

枷锁05

      雷狮默默地将裤子穿好。卡米尔伸手摘掉自己头上代表身份的巫师帽,挂到一旁的衣架上。
      “你用了我的沐浴露?”卡米尔突然问道。
      “啊……嗯。”雷狮低下头。
      卡米尔却兀自笑了,轻声问道:“你觉得,一个低贱卑微的奴隶,有什么资格未经同意就使用主人的东西呢?”
      雷狮正想着说辞,卡米尔却突然靠近,将他抵到床头。雷狮被他这样的姿势压迫着,身子一点点地往后仰,后脑勺磕到了床头,他疼得“嘶”一声。
      卡米尔在他的脖子旁边嗅嗅,扬起嘴角,一字一句道:“不过……你现在身上,沾满了我的味道呢,大哥。”
      雷狮的心脏猛地一窒。卡米尔软软的头发此刻就轻轻地拂过他露出的皮肤,湿热的鼻息也打在上面,痒痒的。
      他不动声色地继续往后退,歪过脑袋移开视线。察觉到这一点的卡米尔悻悻地缩回身子,啧啧说:“大哥为什么还是这么怕我啊。我不会对大哥你做坏事的哦。”
      ……刚刚的事情已经够坏了…!
      “听说大哥你不好好吃饭哦,这怎么能行。”卡米尔一个响指,进来了几个端着饭菜的仆人,都低着头,看不清表情。
      卡米尔为他揭开第一道菜,那是一碗杨枝甘露。他将碗和勺子接过,递到雷狮嘴边轻轻蹭了蹭:“还是说,大哥你更喜欢我来喂你?”
      “不用了。”雷狮瞬间接过卡米尔手里的碗,低下头开始吃着。
      卡米尔满意地看着雷狮乖乖吃东西,缓缓地问道:“大哥你……有什么认识的人吗?就……在外面的那段时间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雷狮停下手,抬头看向卡米尔。
      “哎大哥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……我会很伤心的。”卡米尔委屈地撅了撅嘴,随即又换上一副笑脸,“我就是关心关心大哥的生活嘛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有又如何?”
      “那就是有了。他叫什么名字?”
      “……维德。”
      话音未落,卡米尔的笑容就变得意味深长起来。
      “那人……是个巫师吗?”
      “他是个人类。”
      卡米尔嘴角的弧度更满了,站起身来,拍拍雷狮的肩膀微笑着说:“我要再出去一趟。你好好吃饭。要是再不好好吃,下次就我来喂你。”
      雷狮知道每次只要卡米尔露出这种笑容,就会发生什么。他伸出手来一下子抓住正在戴帽子的卡米尔的衣袖:“你想干什么?”
      卡米尔被他抓得一愣,转过头来,微笑着看着他:“没事,大哥,你不必担心我。”
      雷狮却紧了紧自己攥住他衣袖的手,眼神里是乞求和微怒:“卡米尔……你不许再乱来了。”
      “啊,你现在是在用什么身份和我说话呢?低贱卑微的奴隶,还是什么?”卡米尔轻轻拂掉他的手,“拜托啊大哥,我想做的事,从没有人可以阻止我。”
      所有人都随着他一并退下了,房间里瞬间空荡荡的,又只剩下雷狮一个人。
      ……卡米尔!
      又来了,这种心脏猛地揪住的感觉,仿佛有只手无形地扼住了他的呼吸。
      他再次看向那柜子上的照片,阳光很是灿烂,那躲在后面的小男孩长大了不少,再也不需要别人的保护了。

评论(5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