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轩

懒 每日嗑糖
杂食 2.5次元
上学不在
写的文就是流水账
每周一更
灵感来了可能会两更
(渴望评论的眼神!)

枷锁03

【内有隐晦的车】
       雷狮感觉自己又睡了好久。在昏睡过去前,他只感觉脑袋一片混乱,凌乱的记忆在他的脑海里胡乱地拼凑。
      他已经快崩溃了。
      再次醒来时,他感觉自己的眼前一片模糊。身体滚烫得要命,喉咙也发不出声。
      他使出仅有的一点点力气,拖动地上的铁链。冰冷的铁链在地上摩擦出了声响,在这空旷的地牢里显得尤为清晰。
      但除此之外,没有其他的一点声音。帕洛斯好像也不在,看来是被叫走了。
      心里真难受啊。他听着不知从哪处传来的滴水声,猜想着这又过去了多久了。
      “吱呀——”铁门又被推开,一个人走进来。靴子踩到了地上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,发出了清脆的声响。
      是谁?他努力睁开眼睛,想要看清楚是谁在走近他。
      看不见。一个冰冷的东西落在了他的额头上,他不由得皱紧了眉头。那人仿佛还说了什么,但他听不清。他仿佛溺水之人一般,身体不由自主地往那人身上靠,想抓住这最后的救命稻草。
      卡米尔……
      那人拆掉他手上的铐链,抓住了他的手腕,说着什么。手上立马传来冰冷的触感,与他滚烫的身体产生了奇异的反应,像是某种催化剂一般,默契地融合,再融合。
      他感觉自己被抱起,往门外走去。他的身体紧紧地贴着那具相对冰冷的身体,他想要更加贴近。
      不够,还是不够。
      他朝那人看去,依旧是什么也看不清,随即抬起手来,摸摸索索地搭上了对方的脖子。那人的身体僵住了,抱着他的手却更加地紧了。
      随即他感到耳边痒呼呼的,终于听清了那句话:“你要付出应有的代价。”
      被粗暴地摔在柔软的床上,被粗暴地撕裂衣服,被粗暴地进入。
      雷狮的脑子里一片空白,只知道自己快要死掉了。那人似是不知疲倦,不停地操干着,一点也不给他喘气的机会。
      雷狮猛地惊醒。他看向周围,眼睛能看清了,但是,他确确实实是在卡米尔的床上。
      烧好像已经退了点。他想起之前凌乱的画面,只觉头皮发麻。又赶紧掀开被子看了看身上,没有一点痕迹。
      咦……?是梦吗……他……居然会做那种梦?而且,对方还是他的主人,他的弟弟,卡米尔。昨晚那低沉的声线仿佛还萦绕在耳边,那冰冷的触感如此真实。
      “醒了?”熟悉的声音响起,雷狮不禁打了个颤。
      “来,把药喝了。”卡米尔在床边坐下,端着一碗深色的药,眸色深沉地看着他。
      “……”雷狮沉默着,过了许久才问道:“昨晚……是你吗?”
      “嗯?昨晚?”卡米尔疑惑地歪了歪头,“发生了什么吗?”
      ……不是卡米尔?!那那个把他救出来的人,是谁?
      “骗你的,是我啊,不然还是谁。”看到他迅速变化的神色,卡米尔不禁笑出了声,“大哥啊,你是不是被烧傻了啊。”
      不知为何,雷狮却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来。
      “来,把药喝了。你的烧还没退完。昨晚幸好我及时回来。”卡米尔没有继续往下说去,舀起一勺药,吹了吹,送到雷狮嘴边。
      雷狮知道他要说的,要是他回来晚了,后果真的是……不堪设想。

评论(8)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