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轩

懒 每日嗑糖
杂食 2.5次元
上学不在
写的文就是流水账
每周一更
灵感来了可能会两更
(渴望评论的眼神!)

枷锁01

【大家好又是我,上篇文纸飞机因为是自己一直不太擅长的欢脱类型,所以特别小学生文笔,这次开了新坑,走暗黑系】
【cp:卡雷,巨型ooc】
【设定:双重性格巫师卡×奴隶雷】
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雷狮从剧痛中醒来,身体没有丝毫的力气,疼痛使他脑袋发热。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满是伤痕的身体,试着拖动了下自己的手。嘶,好像因为之前挣扎太用力而脱臼了。
      铁链在地上摩擦出清晰的声音,仿佛在提醒着他困住他的东西有多牢固。
      “醒了?”门外边出现了一双眼睛,神色淡漠,语气冰冷。
      “……”雷狮盯着那双眼睛看了一会儿,看清了那眼神里的冷漠,不语。
      “哐当”,铁门被打开,那人缓步走到他面前,蹲下。
      那人伸出手捏住雷狮因血和汗水凝固而粘住的碎发,在手心里揉搓,雷狮十分疲惫,闭上眼睛。
      “怎么?不愿意见到我?”那人轻笑一声,松开手指,似笑非笑地看着雷狮。
      沉默良久,雷狮终于开口:“……卡米尔,我现在一点也看不懂你了。”
      “大哥你什么时候懂过我呢。”卡米尔拉住雷狮粘满了血的头巾,轻轻一扯,头巾飘落在地上,“我做了这么多还不都是因为大哥你啊。”
      重重的枷锁束缚着雷狮,他的挣扎已毫无用处。他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力气。“……卡米尔,你要怎么才能放过我。”
      对于在自己的牢笼中挣扎的小老鼠,卡米尔无奈地轻笑一声:“真是傻呢。落进了我的手里,居然还想要逃脱。大哥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?”
      “大哥,我说过了,你,是我的东西,永远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。”卡米尔挑起雷狮的下巴,用力一捏,十分满意地听到了雷狮的轻呼,“疼吗?大哥。疼就好。当年你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离开的时候,你有问过我疼吗?我的这里,可是疼得我要死掉了呢。”卡米尔抓起雷狮被铁链拴住的手,动作轻柔地抚上了自己的心口。
      雷狮的手被迫紧紧地挨着卡米尔的胸口,他感受到了那里沉有力的心跳声,以及,那里的伤口,一条一条,深深浅浅。他的心没由地揪了一下,缓缓问道:“真的……疼吗?对不起,卡米尔……”
      “不,大哥,你不要道歉。”卡米尔连忙将手抚上雷狮微皱的眉头,仿佛想要帮他抹平痛苦,“自始至终,我都没有怪过你。”他将手抚上雷狮的脸,眼神变得柔软,“大哥,我好想你。我真的好想你。我好想抱抱你……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雷狮呼吸一滞,他撇过头:“卡米尔,你别这样。当年离开是我的错。现在把你害成这样,都是我的错。”卡米尔却猛地捂住了他的嘴巴,轻轻地摇头:“不……大哥。我说了你不需要道歉。”
     “大哥,你都睡了五天了。整整五天,我都在等着你醒来。你为什么要选择和我战斗呢?我不想伤害你,你知道的。”
      雷狮没有说话,五天的滴水未进他的嘴唇居然没有干裂,但他饿得整个人都瘦了几圈。再加上之前战斗留下的伤口未处理,还有因在铁链中挣扎受的伤,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在血中浸泡过的尸体一般。
      “你现在身体弱,不能吃油腻的东西。来喝粥吧,我给你煲好了。”说着一个人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,雷狮没有看清那人的脸,卡米尔将粥接过,那人便退了下去。
      “大哥,我喂你吗?”虽是问句却根本就不容他拒绝,卡米尔举起拿着勺子的手,舀了一勺吹了吹送到雷狮嘴边。
      雷狮沉默,但卡米尔也不急,就这么等着他,“大哥,手有点酸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雷狮终于张开嘴吃了进去。还是那个味道。卡米尔小心翼翼地问:“好吃吗?”
      “嗯。”雷狮随意地回答,卡米尔的脸上却露出了满足的笑容,立马又舀了一勺吹了吹送到雷狮嘴边。
      “……他是谁?”雷狮突然问道。
      “嗯?大哥指谁?”卡米尔挑眉。
      “刚刚那个人。”
      卡米尔的勺子在碗里搅着,随口说:“哦他啊,没谁,你认识的,帕洛斯。”

评论(3)

热度(49)